东京2020火炬机亮相 ANA标志登上JAL飞机
来源:东京2020火炬机亮相 ANA标志登上JAL飞机发稿时间:2020-03-31 02:02:54


与2015年MERS疫情时相比,韩国此次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确实有显著的改善。日前,美洲多国表示要向韩国学习抗疫经验,而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直接向文在寅总统发出了请求支援医疗设备的求助信号。但也有观点指出,其他国家在效仿韩国抗疫模式时会遇到政治意愿和公众意志的障碍,而对于一些深陷疫情的国家来说,要想像韩国这样迅速有效地控制疫情可能已经“太迟了”。

记者注意到,在国家卫健委在2月5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将“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作为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标准,这提示湖北地区新型冠状病毒诊断不再依赖核酸检测结果。此前推荐CT影像作为首选诊断方法而引发关注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教授当时曾表示,“病毒核酸检测是最终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无创诊断的金标准,然而检测结果‘CT阳性、核酸阴性’的结果,可能影响临床排查。”

“那个医生很严肃地和我说,既然你父亲被报了疑似,不管是不是都要在我这住院观察几天,上传了之后医院都是可以看到的,没有医院会收。因为这样我才把他送到肺科医院住院。”王先生说。

“中山医院要求硚口区防疫指挥部给他们出一个纸质的书面说明,证明我父亲不是新冠疑似人员,可以解除隔离观察,才安排我父亲出院。”王先生说,但硚口区卫健局无法出具中山医院所要求的证明,只能等到隔离期结束。

“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疼痛特别强烈,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是骨头的那种疼。睡不好也吃不好,人也特别痛苦。”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但“隔离期未结束,没有医院会接收。”

该工作人员还称,像王忠类似的情况也有存在,“有些病人本身就有原发性基础病比较严重的病,但因为得了新冠肺炎,造成救治比较困难。疫情导致整个武汉一些正常的病人,需要做手术的现在都非常难,因为大多数医院手术室还没开,做手术风险太高”。

“昨天下午中山医院医生也问我,怕我父亲病情加重,问我们不接受危急时转ICU,接不接受有创抢救,费用都是自费的,所以提前问我意见,”王先生说,“这几天我一直在安抚父亲的情绪,他说哪家医院都不想去了,只想隔离结束后回家”。年初开始并迅速席卷世界的新冠疫情不仅给我国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造成巨大冲击,而且全球化下的大规模人员流动所造成的跨域传播也给全世界带来了挑战。韩国的新冠疫情在经历了初期一个月的有效控制后,突然被新天地教会信众引发的超级传播事件引爆,大邱、庆北等地一夜之间成为中国湖北以外的“重灾区”。韩国疫情高峰期一天确诊病例高达近千,而目前为止接受核酸检测的人数更是多达30多万。

“第二天去拿报告的时候,医生说我父亲肺部有阴影,并将他作为新冠疑似人员上报,”王先生说,得知父亲被定义为新冠疑似人员后,当日便带着父亲去武汉肺科医院进行新冠排查,后又接到街道办和社区通知尽快带父亲去定点医院住院,并要求自己和母亲作为密接人员去隔离点隔离。

韩国抗疫措施与危机应对能力依然面临考验

3月27日,武汉市硚口区卫健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王忠隔离期未满,现在转院一是不合规,二是专科医院也不敢接收,“像这种情况也存在,有些患者原发性基础病就比较严重,但因为得了新冠肺炎,救治会更加困难。”